快捷搜索:  as  xxx  as.(,)...(

深夜产房:遇到两位不听话的产妇,胎儿是一死

原标题:深夜产房:遇到两位不听话的产妇,胎儿是一死一生!

在我们医院的妇产科,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,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。

每一天的深夜,在产房,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……

这天晚上,妇产科急诊接诊了一位25岁的产妇,因妊娠37 周,规律宫缩4小时急诊入院。

按照常规,我们立刻对产妇实行了入院检查:产妇的一般情况好,宫高32cm,腹围90cm,胎心132/min,胎膜未破。宫口开大4cm,可触及条索样物,搏动如同胎儿心率。情况很明显,产妇是脐带先露,胎头位置高。

临床上,胎膜未破,脐带位于胎先露前方称为脐带先露,脐带先露破膜后,很容易发生脐带脱垂,是危及胎儿生命最严重的并发症。其发生原因常见为胎位异常、头盆不称、羊水过多、儿小、前置胎盘、低置胎盘、球拍状胎盘及脐带过长等。

由于脐带先露随时可能发生破膜后脐带脱垂,造成胎儿窘迫,胎死宫内,最安全的处理办法就是实行剖宫产,取出胎儿。

“你妻子这种情况,脐带先露,很可能会造成胎儿窘迫,胎死宫内,需要剖宫产。”姜医生说:“这是手术知情同意书,你看看,请签一下。”

姜医生把手术知情同意书递给产妇的丈夫,一个戴着眼镜的知识分子模样的男人。

在医院,签署手术知情同意书,主要在难产和手术治疗中,知情同意是法律赋予患者的权力。没有患者及家属的签字,有关手术、检查和治疗是不能实施的。

知情同意书里面的内容有:目前诊断、可以选择的诊断、治疗方案名称以及相应的优缺点、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及风险等,一些特殊的检查、特殊治疗知情同意书还应包括检查治疗的项目、目的、风险性、并发症以及费用等。

举个例子,在剖宫产手术知情同意书上,我们会告诉孕产妇本人和家属发生了什么情况,需要剖宫产,交代病情,手术有哪些风险。大人、孩子可能发生哪些并发症。诸如术中出血、副损伤、羊水栓塞、新生儿窒息、产伤等,术后感染、伤口延期愈合、肠梗阻、血栓以及远期再次妊娠的风险等。

而且,知情同意权包括知情权和同意权两部分组成。也就是说,患者和家属是可以拒绝医生的治疗方案和建议的。

产妇的丈夫看了有十分钟,最后,摇摇头。

“不行,剖宫产太危险了,你看,这并发症危险有这么多,万一我太太出意外怎么办?”

“这都是极小概率发生的事件,剖宫产手术开展有几十年了,很成熟,也是十分安全的。”姜医生说。

产妇的丈夫坚持自己的观点:“我不同意剖宫产,就是要阴道分娩。你们不知道现在国际上要求降低剖宫产率吗,为什么你们还这么做?”

姜医生哭笑不得。“您爱人的情况特殊,如果不剖宫产,胎儿长期在子宫内,会比较危险。”姜医生强调说。

产妇的丈夫说:“既然你说安全,你能保障剖宫产没有危险,一点事不出?如果你能保障,我们就签字。”

毕竟是手术,谁敢保障呢?没办法,我们只好采取了非手术治疗办法。

姜医生下达了一系列医嘱:对产妇采取臀部垫高,俯卧位的姿势,减轻脐带压力,让脐带自然退离先露部与盆壁之间位置。同时给产妇吸氧,静脉注射平衡盐提高胎儿缺氧耐受力。

“小红,你协助我一下,我再试试,看看能不能把脐带还回去。”

我又协助姜医生,试着进行脐带还纳术,也就是把脐带还纳回去,但是,最终没有成功。

一旁负责监测胎心仪的小橘子,眼看着产妇的胎心数值越来越不乐观,急了,再次找到了产妇丈夫,希望能同意实行剖宫产:“我保障,手术是安全的。”

产妇丈夫看了小橘子一眼,说:“你能保障,你一个护士,凭什么保障?剖宫产有危险,我要保我妻子的安全。”

又过了半个小时,小橘子再给产妇测胎心,已经听不太清楚了。产妇自然破水,涌出的羊水都变了颜色,一看,绝对是Ⅲ度污染,等到宫口开全了,阴道分娩出一男死婴,体重6斤,脐带绕左臂2 周,脐带长65cm,胎盘苍白,有钙化点。产房里一片寂静,过了很久,姜医生把手套一摔:“这活干的,太窝囊了!”

也许是感到理亏,第二天,产妇的丈夫悄悄的办好了手续,带着产妇自行出院了。

事后,在马主任的主持下,我们分析了这个病例。

姜医生说:“产妇入院后,胎心还比较好,也没有破膜,检查发现为脐带先露时,如果能果断进行剖宫产术,胎儿是能够存活的,但是,产妇家属却拒绝手术,只能等待,致使脐带在产程中持续受压,胎儿供血受阻,再加上脐带绕臂两周又加剧了胎儿子宫内缺氧的程度,最终胎儿死亡。”

“如果马上剖宫产,孩子肯定能活。”小橘子说。

“产妇家属不签字,谁敢手术,真出了事,医院都负不了责。”我说。

姜医生说:“太可惜了,如果再有一次机会,或者我真的会强行手术呢。”

“如果手术失败怎么办?您就可能刑事责任呢。”我提醒她说。

说来也巧,过了一星期,我们又接诊了一位29岁的产妇临产,对产妇进行常规检查时,发现胎心很微弱,产妇下体一直在少量流血。

姜医生问:“疼吗?”

产妇摇摇头。

产妇的摇头,让姜医生眉头紧皱,像这样无痛的出血,提示有两种可能,低置胎盘和胎盘早剥,B超显示产妇不是低置胎盘,那么,产妇属于危险的胎盘早剥,如果不尽快手术,胎儿势必宫内缺氧窒息死亡,并引发母体大出血,造成“一尸两命”的严重后果。

“您这种情况,需要剖宫产。”姜医生对产妇和家属说。

产妇的丈夫还没有表示意见,产妇听了,坚决摇摇头,情绪激动地大嚷:“我就要自己生,不要手术。”

“情况很危险,只有剖宫产才能安全的分娩。”

“不行,我不想剖宫产!”

产妇坚决不吐口,她丈夫呢,在一旁也没有了主意,一会儿看看妻子,一会儿看看医生,着急的真搓手。

“姜医生,胎心越来越弱了!”

小橘子叫道。胎心监测仪显示,胎儿的胎心越来越弱,而产妇此时下体出血量约达到了200毫升,很可能出现弥漫性血管内凝血,情况十分危急。

闻讯赶来的马主任,再次对孕妇进行劝说,孕妇的回答还是“不做手术”。

我找到了孕妇的丈夫,说:“这种情况您都看到了,如果不是情况紧急,我们是不会这么强烈建议剖宫产的,时间紧迫,请您相信我们一次,这完全是为了母婴的平安!”

“好吧,我签字。”

产妇的丈夫终于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写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姜医生,好了,产妇的家属签字了!”我高兴的把同意书递到了姜医生的面前。

姜医生叹了口气。说:“不行,小红,产妇不同意。她神志还清醒,没有她自己的签字,还是不能手术。”

“那,就眼睁睁的看着胎儿完了?”我痛苦的低下了头。

“不,我马上请示上级。”马主任走了过来,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我们一定要保障母婴的安全!”

马主任拨打电话,逐级向上请示。最后,院长叮嘱道:“你一定要保障手术成功,母婴绝对安全!”

“我负责!”电话里,马主任一字一句的说。只有我们知道,短短的三个字,分量有多重!

最后,上级主管部门,本着生命第一的原则,决定行使罕见的医生处置权,在得到了产妇丈夫的再次签字确认后,批准我们,强行进行了剖宫产手术。

情况特殊,马主任亲自上台,手术中,打开产妇腹腔后发现,腹水已变成不正常的血红色。再打开已经呈现紫褐色的子宫,马主任迅速取出浸在血水里的胎儿,在台下早就准备就位的儿科医生,马上为其进行吸痰吸氧急救,小宝宝口中的羊水也是红色的,新生儿有重度窒息症状。好在手术及时,赢得了抢救的时间。

如果不进行手术,不仅新生儿必死无疑,母亲也会因子宫不收缩,导致大出血,必须切子宫,并极可能导致死亡。术后发现,产妇仅子宫腔内积存血块就有700毫升,估计手术前后累计出血达1000毫升。

第二天,姜医生把抽出的血块拿给产妇看:“你看看,血都变成这样了,你的的命被救回来了!”

“我也不知道是这种情况。早知道这样,我肯定听你们的。” 产妇悔不当初。

“当时你为什么坚决不想剖宫产呢?”

“哎,都是重男轻女惹的祸。”

原来,怀孕的时候,产妇通过私人鉴定了胎儿的性别,知道是个女孩,她想赶快再怀孕生个男孩,不想剖宫产后,要过两年才能再要孩子。

新生宝宝在儿科治疗一星期后,恢复了健康。产妇呢,因为失血过多,出现心衰症状,经过治疗后,也痊愈了。临出院,产妇和家属专程到办公室,对马主任、姜医生表示了感谢,产妇抱着小宝宝,哭着说:“要不是你们,我真的算完了。”

深夜的产房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门铃每一次响起,都是生命在叩门。静静的,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、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。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?关注小红姐的《深夜产房系列故事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